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任泽平团队报告:人口危机刻不容缓摒弃人口是

  报告指出,近年出生人口大幅减少,生育意愿大幅降低,育龄妇女规模已见顶下滑,人口老龄化加速到来。

  报告建议,应摒弃人口是负担观念,更加以人为本,加快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同时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大力鼓励生育,使中期总和生育率回升到1.8左右。

  有数据显示,2016年“全面二孩”放开后,出生人口攀至1786万,创2000年以来新高,但2017年降至1723万。报告认为,全面二孩政策不及预期,生育堆积效应已消退,2018年出生人口或降至约1500万以下,即减少13%以上,总和生育率降至1.5以下。

  从已公布的部分地方情况看,2018年1-6月江苏省出生人口同比减少13%;山东省2017年出生人口约占全国1/10,2018年上半年烟台市、潍坊市、德州市出生人口分别同比减少16%、18%、22%;1-11月青岛市户籍出生人口同比减少21%。

  报告预计,2030年20-35岁主力育龄妇女规模将比2017年减少31%,其中25-30岁生育旺盛期妇女将减少44%。此外,老龄化加速,剩男问题日益严峻。

  报告指出,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人口年龄中位数从1980年的22岁快速上升至2015年的37岁,预计2030年将升至43岁;2017年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达11.4%,预计到2050年达约30%,届时每3.3个中国人中将有1个65岁以上的老人,养老负担日益加重,黑龙江等部分省份养老金已入不敷出。

  出生人口性别比1982年开始逐渐失衡,特别是在1990-2010年期间一度超过120;“剩男”问题日益突出,2015年已超2000万,其中超过一半在农村,9成为初中及以下学历,到2040年“剩男”规模或达约4000万。

  此外,消费受人口结构冲击且消费结构的“银发经济”特点将日益突出;主力购房人群2013年达峰值,房地产投资已过长周期拐点。

  那么,为什么适龄人群不愿生育?报告指出,主要是生育基础削弱、生育成本约束。如晚婚晚育、单身丁克、不孕不育等削弱生育基础,住房教育医疗等直接成本、养老负担、机会成本高抑制生育行为等。

  一是实行差异化的个税抵扣及经济补贴政策,覆盖从怀孕保健到18岁或学历教育结束。

  二是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大力提升0-3岁入托率从目前的4%提升至40%,并对隔代照料实行经济鼓励。

  三是进一步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并对企业实行生育税收优惠,加快构建生育成本在国家、企业、家庭之间合理有效的分担机制。

  另外,从OECD国家的经验来看,鼓励生育政策体系主要涵盖保障休假、经济补贴、托幼服务、女性就业支持等四个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入托率与生育水平有一定相关,0-2岁入托率越高,生育水平越高,OECD国家0-2岁平均入托率为34.2%。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三重人口危机迫近 中国人口政策如何三重人口危机迫近 中国人口政策如何
多管齐下应对人口生育危机多管齐下应对人口生育危机
性别平等能否缓解人口危机?性别平等能否缓解人口危机?
人口危机如何解决?日本明年将实施人口危机如何解决?日本明年将实施
不妨授权部分地方试点全面生育不妨授权部分地方试点全面生育
人口危机渐行渐近房地产该如何进行人口危机渐行渐近房地产该如何进行
中国人口负增长上热搜!任泽平:人中国人口负增长上热搜!任泽平:人
难民危机下的德国社会撕裂难民危机下的德国社会撕裂
中国人口危机: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命中国人口危机: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命
任泽平:周期通缩政策对冲拯救人口任泽平:周期通缩政策对冲拯救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