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创始人祝义财已回雨润集团上班 债务危机仍待解

  【创始人祝义财已回雨润集团上班 债务危机仍待解决】2月11日,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雨润集团缔造者祝义财也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回到雨润上班。此前他被检察机关执行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1400天。尽管雨润食品工业园生产线正常运转,但整个集团仍处在债务危机阴影下,重组方案已暂停。距离南京市200公里外的雨润嬉子湖风情小镇项目仍处于停滞期,仅有少数工作人员留守。(新京报)

  2月11日,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雨润集团缔造者祝义财也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回到雨润上班。此前他被检察机关执行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1400天。

  自2月13日起,新京报记者前往江苏南京和安徽桐城探访雨润集团和祝义财老家。尽管雨润食品工业园生产线正常运转,但整个集团仍处在债务危机阴影下,重组方案已暂停。距离南京市200公里外的雨润嬉子湖风情小镇项目仍处于停滞期,仅有少数工作人员留守。

  回归后的祝义财能否对身陷巨额债务危机的雨润集团力挽狂澜,仍充满未知。专家认为,雨润如继续进行债务重组,存在公司实控权变更的可能性,带来新的不确定性。若债务重组不成,则可能引发更大经营困难。

  1月22日晚,雨润控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雨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确认,祝义财在被监视居住3年多后回到家中。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祝义财已在2012年辞去雨润食品一切管理职务,2015年再次辞去中央商场董事长、董事等所有职务。目前,祝义财的身份为雨润控股集团董事长、雨润食品名誉主席兼董事会高级顾问、中央商场实控人。

  对于祝义财回归后职务是否会发生变更,2月13日,雨润控股集团副总裁李爱彬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尚不清楚,仅称祝义财已正式回归雨润集团,“初七一早8点半开会了。”

  李爱彬1997年大学毕业进入南京市雨润肉食品公司,已在雨润集团工作了22年,深知祝义财对雨润的分量。“从单一产业到多元化到上市,我们经历了雨润的不同发展阶段,对这个企业还是很有感情的,也感受到了董事长的人格魅力。”

  1992年底,28岁的祝义财来到南京开启创业之旅。1993年1月8日,雨润食品前身南京市雨润肉食品公司成立。在此后的22年里,雨润发展进入“快车道”,然而这一切在2015年按下了“暂停键”。当年3月23日,检察机关对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直至2019年1月22日。

  2月13日,据雨润集团工作人员透露,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直至2017年7、8月才能跟外界进行通讯,参与公司运营,但通讯仅限于信件类。

  暂别雨润1400余天后,回归后的祝义财首先处理了家事。2019年1月30日,祝义财在《怀念我的老父亲》一文中提及,“2017年3月29日晚,父亲去世,享年97岁”,第二天他被第7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那时候祝义财没能回来,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父亲的葬礼也被延迟到了两年后。”祝义财堂兄祝义广对新京报记者说,解除监视居住后的祝义财先回了桐城老家,接着就去南京操办父亲的葬礼,之后正式回归雨润。

  2月13日,祝义财回雨润上班的第三天,新京报记者在位于南京市浦口区的雨润集团(南京)食品工业园生产车间看到,一条自动化生产线正在忙碌运转,工人较少。园区工作人员介绍,该车间一共有3条自动化生产线,主要生产雨润低温产品,由于工人还没全部上班,只开了一条生产线。

  而在雨润集团旗下中央商场南京市新街口店,则是人群熙攘。中央商场相关负责人介绍,南京市内共有3家中央商场百货门店,新街口店单店营收在全国零售业排到第九,比较可观。

  “谁帮他呀,没人帮他,他就是自己出去闯。”提及祝义财早期创业,祝义广如是说。这份闯劲也成了雨润后来发展的关键。

  据李爱彬回忆,1992年,雨润食品业务从熟食深加工开始,因在长三角地区发展较好,便开始筹划向全国发展,雨润还建立了自己的冷链和物流。“运输距离越远,对产品质量的要求越高,后来董事长把深加工往屠宰延伸。”1996年,雨润在当时收购的江苏东海肉联厂建立了第一个屠宰工厂。

  随着产业的延伸,自1998年开始,祝义财相继在江苏连云港、安徽阜阳和当涂、四川内江和都江堰、河北邯郸、辽宁开原,乃至吉林扶余、白山,黑龙江绥化、哈尔滨等城市,债务重组了25家倒闭或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盘活闲置国有资产6亿多元,并投资12亿多元加以改造,扩充商业版图。祝义财也因此被人们称为“收购王”。

  至1999年6月,雨润低温肉制品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已跃居全国第一,祝义财没有停下扩张脚步。2002年5月,雨润涉足房地产,成立江苏地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同一年,雨润在二级市场通过连续14次举牌,收购南京中商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2005年10月,雨润食品在香港上市,祝义财身家增至30亿元,成为当年的江苏省首富。2009年6月,距离其收购南京中商7年,祝义财取得A股上市公司南京中商的控股权,后南京中商更名为中央商场。

  “2015年之前,董事长所想是怎样做大做强,而做大是放在前面的。他是集团唯一的股东,作用无可替代。”李爱彬说。目前,雨润控股集团已经成为一家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建筑等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然而,大举扩张扩也为雨润后来的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分析认为,雨润食品虽然是中国肉制品行业三强企业,但经过多年的多元化发展,副业一定程度上拖累了主业,造成主业经营能力并不强。与此同时,房地产近几年一直处于调控期,雨润集团也受到很大影响。

  财报显示,受宏观经济环境及企业自身经营压力等影响,2015年雨润食品虽然营收达201.65亿港元,但亏损达29.76亿港元。此后,雨润食品连续两年亏损,营收逐年下滑。

  2015年3月26日,雨润食品发布公告,祝义财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于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而在一个月前,祝义财刚刚在第九届全国苏商领袖年会上获得“苏商创变者”称号。根据此前规划,雨润集团2015年将向世界500强发起冲击。在江苏省委确定的十二五末进入世界500强的3家备选优质民营企业名单中,雨润集团榜上有名。

  “应该说董事长的事件对于雨润发展还是有影响的。”李爱彬说,“我们能挺下来,也是挺不容易的。”

  2015年,雨润食品巨亏29.8亿港元,创2005年上市以来年度最大亏损金额。同年9月,祝义财持有的4.77亿股中央商场股票被司法冻结。次月,雨润食品爆发13亿元债务兑付危机,后借助外部资金才得以善后。2016年3月,雨润食品“15雨润CP001”公司债券债务违约;同年5月,雨润食品“13雨润MTN1”公司债券到期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尽管这两笔债务最终得以兑付,但负面影响已经产生,雨润食品再融资难上加难。

  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雨润食品未偿还的银行贷款及其他贷款为73.28亿港元,同时未能满足若干银行贷款共56.96亿港元的契诺。雨润食品对此表示,公司未能满足若干银行贷款的合约条款,加上部分附属公司面临多宗诉讼,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除雨润食品外,祝义财在老家安徽桐城的嬉子湖风情小镇项目也搁浅了。嬉子湖镇区域总面积134.7平方公里,辖9个行政村,总人口2.5万人,正是祝义财老家祝庄所在地。据当地媒体报道,2013年7月,时任雨润集团总裁祝义亮对嬉子湖风情小镇一期项目工地进行了考察,预期将嬉子湖镇打造成全国典范小城镇和带动区域经济持续发展的旅游强镇。

  “目前规划图纸都下来了,就前面这个80亩地的项目,主要是盖商业楼。”2月15日,在雨润集团嬉子湖风情小镇项目部,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该项目在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陷入停滞,工作人员陆续撤出,目前仅留有少数管理人员。

  新京报记者在祝庄周边看到,除了同样由雨润集团投资建设完工的嬉子湖镇政府几栋颇具古典气息的办公大楼外,周边土地都处于闲置状态。

  “祝总现在依旧有回报家乡的想法,但要给他一段时间,通过什么方式现在不能下定论。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思路,企业还要继续发展。”嬉子湖镇镇长童红兵告诉新京报记者。

  尽管整个雨润集团对创始人的归来充满期待,但祝义财想要力挽狂澜仍要面对不小挑战。

  “天眼查”信息显示,雨润控股集团陷入的法律诉讼达200多条,且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雨润食品亏损5.42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减亏约1.8%。而债务危机则是雨润集团最难啃的骨头,其也因此多次传出债务重组的消息。

  早在2017年底,江苏民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负责人就曾公开表示,“我们已经向省政府申请牵头组织省内民企债务重组雨润集团,化解其债务危机,目前正在等待机会,择机推进。”2019年2月22日,苏民投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雨润集团债务重组事宜暂没有新进展对外披露,具体还要问雨润方面。

  此外,雨润债危机也得到了江苏省政府层面的重视。新京报记者获悉,在江苏省政府金融办指导下,雨润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2016年成立,拟对雨润集团进行整体债务重组。2017年底至2018年初,江苏省委省政府批示南京市政府负责雨润集团的债务危机处理工作,南京市政府召开多次会议商议雨润集团的债务重组问题。

  2019年2月14日,江苏省政府金融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债权人委员会组成主要包括雨润集团、相关银行及金融监管部门。省政府只是牵头协调,后面的事情仍需几方自己推进。“祝义财回来后会怎样,目前没有更新的信息可以透露。”

  在祝义财被监视居住期间,雨润集团也在寻找潜在投资者。2月25日,李爱彬向新京报记者确认,“此前可能还需要外力”。祝义财回归后,企业、银行、政府、员工及供应商信心大增,所以已不需要债务重组。此外,农产品加工和农产品物流始终都是重中之重,且雨润食品的净资产一直为正,“我们要看未来。”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分析,债务重组对企业来说,有利的一面是可以改善企业资产负债结构,提升企业经营业绩,化解企业风险。弊端可能是让渡部分股权,导致企业控制权、决策权失控,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因素。而债务重组失败后,企业仍将面临债务违约风险,甚至引发查封账户等法律风险,最终导致企业经营陷入更大的困境。

  中信证券放大招!超1000名员工约300亿薪水将“抄底”自家股票 这是A股长牛信号?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小龙虾产业爆发式增长下的危机加工小龙虾产业爆发式增长下的危机加工
网络筹款平台信任危机频现:谁是天网络筹款平台信任危机频现:谁是天
明代的一场能源和生态危机明代的一场能源和生态危机
瑞信研究院:2018年成为全球金融危机瑞信研究院:2018年成为全球金融危机
日本人口危机加重 安倍学默克尔接纳日本人口危机加重 安倍学默克尔接纳
梁建章:做到“放开”力挽人口危机梁建章:做到“放开”力挽人口危机
贫困人口也应享受移动互联网红利贫困人口也应享受移动互联网红利
幼儿园儿童越来越少?除了人口率下幼儿园儿童越来越少?除了人口率下
易宪容:全球最大危机!近10亿人口基易宪容:全球最大危机!近10亿人口基
两胎也难挡人口危机?俄斥资5000亿卢两胎也难挡人口危机?俄斥资5000亿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