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中国的人口政策应以“放开二胎杜绝三胎”为宜

  :我国近年已全面放开二胎,受到民众普遍的欢迎和支持。但是否要彻底放开生育学术界看法不一。本文探讨我国人口政策的未来发展及面对老龄化的措施,建议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应实行“放开二胎,杜绝三胎”的政策。

  由于我国在建国初期鼓励生育,而近几十年来又实施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因此我国将在不久的将来,会经历一段不同于一般发达国家逐渐老龄的过程,而是有一个变化较快的老龄化阶段,这是我国人口变化的一个自然过程。事实上,我国在制定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时,人口学家早已预料到会有这个过程。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初已开始陆续进入老龄社会,可以说这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要经历的必然过程,只不过我国的这个过程比其它国家要稍稍特殊一些。现在国家已全面放开生育“二胎”,受到民众普遍的欢迎和支持。可是有许多专家仍忧心忡忡,认为我国即将面临严重“人口危机”,中国人口“断崖式”的下跌将引发经济“崩溃”,彻底放开生育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这种令人担心的前景不得不让我们对中国的人口发展进行比较深入的探讨。人口政策事关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不能有大的差错,一旦决策失误后果将难以挽回。

  我国未来会引发“人口危机”、出现“断崖式”下跌的判断,主要源于国家统计局对我国总和生育率(平均每个妇女生育子女的数量)的几个数据。统计局经人口普查得到的结论是:2000年总和生育率为1.22;2010年为1.18;2015年为1.047。由于世界平均为2.5,发达国家平均为1.7。因此这些数据意味着我国已成为低于1.3的极低生育率国家,也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于是人口专家通过人口模型模拟后得到,2050年我国人口会降到8亿,2080年降到4亿。这个结果预示中国人口的前景暗淡,彻底放开生育已迫在眉睫。

  但是实际情况却并非完全如此,国家统计局数据公布后在国内引来众多质疑和国际上的高度关注,这犹如一个正常男子用尺子量出来身高只有1.2米,令人难以置信。有学者指出,按照中国现行的生育政策,即便全国老百姓没一例计划外生育,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也应为1.46,更不用说在广大农村仍存在大量计划外的生育。有资料显示,2010年国家统计局对总和生育率调查得到的结论是1.18,而计生部门估算后调整为1.5,有些基层学者则认为应该是1.8,甚至最高的达到2.3。造成这么大差距的主要原因是统计局未能把漏报、瞒报、重报的完全统计进去,因此漏报的比例只能借助其他统计数据来间接估计,从而造成差别。我国虽然实行严格一胎化政策已近四十年,但经普查后知人口实际上一直在增长。这是因为真正严格执行一胎的,只是城镇中的国家公务员和企事业单位的人员,这部分人只占总人口的5%左右。在广大农村地区,由于执行力度差别较大,考虑到有相当比例的愿意罚款生二胎或是瞒报,因此全国真正严格落实一胎的不足三分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人口基数越来越大,生育率稍有增加人口就会有较大的增加。于是一些学者还认为,计生部门公布的一胎化以来少生4亿人的巨大政绩也有水份,实际并没有少生那么多,因此未来人口的下降幅度会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坦诚地说,由于我国面积太大,人口太多,流动人口庞大,要统计出这些精确数据确实难度很大。因此我国近年来的总和生育率究竟是多少一直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数字,在没有真正搞清的情况下去研究人口政策,就会带有盲目性,难以得到确切的结论。但有一点大家有比较一致的看法,就是放开二胎后,我国的总和生育率会高于1.7,即高于发达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因此中国未来人口虽会下降,但不会发生“人口危机”导致“经济崩溃”。

  中国的人口究竟多少比较理想,一直是大家热衷探讨的一个问题。我们所说的理想数量,应是让每一个国民都能享有与环境、资源相协调的当代高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生活,而不是仅仅能简单生存的数量。由于出发点、视角、讨论的条件不同,学术界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有人认为根本就没有结论。但我们通过理性、客观的分析还是可以得到一个普遍认同的结论。首先从理论上来说,假定目前我国人口1亿太少,50亿又太多,那么在1-50亿中间必有一个平衡点,即理想的人口数。当然这个平衡点不是永远固定的,它会随着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制度创新以及坏境、资源等的改变而变化的。但在一个局部时段内可以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点,因此人口的理想数量是存在的。其次我们从直觉上能感到,将近14亿人口在我国目前条件下已过于庞大。无论在教育、医疗、就业、出行等方面我们都感到巨大的人口压力。目前我国土地资源、水资源、粮食资源、石油资源等紧张,资源破坏、坏境污染严重,我们很多事情难办原因之一是在人太多上。我国虽然自2010年以来GDP总量已超越日本稳居世界第二,但2018年人均GDP只排在第74名,仅属于世界中等偏上水平。紧挨着我们前面的是墨西哥、多米尼加、哈萨克斯坦等在世界上并不起眼的国家。世界排名前十的除了美国外,都是人口很少的小国。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说过:“如果中国人过上美国、澳大利亚人的生活,那对世界将是一个灾难”。这从宏观上说明目前我国的人口是多于理想人口的。另外许多专家学者从目前中国所占有的资源量:国土面积、耕地面积、海洋产业面积、水资源等来计算,或与美国在人口、资源等方面进行对比后测算,认为在当前生产力条件下,中国人口的承载量上限为16亿,中国目前的理想人口应在5-6亿为宜。因此未来人口的减少,对中国应是一件好事。由于我国已全面放开二胎,因此人口最终下降幅度不会太大,特别是降到5-6亿的可能性很小。

  现在我国已放开二胎,总和生育率肯定会提高,但能提高到多少难以估计。特别在放开二胎后再彻底放开生育、鼓励生育,那么未来人口是否会再次膨胀?这也是当前人口学者争论的焦点之一。有人认为现在由于生育观念的改变及育儿成本的提高,即使彻底放开生育,也不会有人生,最多就是二胎,三胎及三胎以上极少,因此人口不会膨胀。另一种观点认为,会再次出现人口膨胀而最终导致失控。我认为彻底放开后,虽然不会达到建国初期那样的出生率,但人口增量是难以预料的,人口再次膨胀的风险不能完全排除。因为总和生育率达到2.1或以上不是没有可能,何况现在的人口基数实在太大。我国目前在城市即使放开生育出生率确不会高,但农村人口仍占总人口的将近一半,在“一胎化”政策如此严格的年代,仍然不乏有“四胎”、“五胎”的,那种认为以后人们不会多生,最多只要两个的想法是靠不住的。在我国农村“多子多福”、“养儿防老”、“重男轻女”的观念虽然已经淡薄不少,但难以一时去除。现在如果一旦彻底放开,人口万一到达18亿,20亿不是没有可能,到时再来“计划生育”就会太被动了。年龄稍大的人都记得,在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短短二十余年间,人口瞬间从5亿到10亿高速增长的可怕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况且有很多人认为彻底放开也没有人愿多生,没有人口膨胀的风险,那么说明现在的二胎政策已满足大家的生育愿望,是当前一个普遍能接受比较理想的模式,又何必呼吁彻底放开生育呢?

  我国人口未来将出现下降的过程,从长远来看对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是有利的。但由于老龄化的出现,对我国的经济发展、GDP增长、有些行业在今后一个时段内会有一定影响,尤其是对房地产业不是一件好事。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所建的房产按正常居住已够住40亿人。因此有人极力呼吁尽早彻底放开生育多生孩子,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房地产的不景气,会影响开发商的利益,会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影响银行运转,这就不是一件小事了。人口历来都是影响房地产市场的重要因素。前一段时间许多二线城市出台人才引进政策,其中尤以武汉、西安力度最大,很快引来楼市暴涨,人口的作用几乎立竿见影。因此我们究竟是为了短期内GDP的增长率、为了房地产而冒放开生育的风险,还是为了国家未来良性发展而不彻底放开生育,应该是慎重考虑的。

  中国近几十年的快速发展,整个生活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很多外国人也想定居中国。特别是我们的邻国日本和韩国,由于国土面积狭小、就业压力大、生活成本高,加上日本地震频繁、自然灾害不断,还有可能沉没的风险,导致向海外移民的欲望比较强烈。有关资料显示,目前仅在上海居住的日本人就有30万以上,在沿海许多城市居住的韩国人已高达百万,在广州居住的非洲人也有数十万之众。谁都知道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也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几十年来为了控制人口作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如今如果让大量异族定居在中国最好的地方,国民难以接受。近来有人在媒体上鼓吹中国在10年内劳力缺口达1亿以上,中国将形成大规模的移民潮,认为人口红利的替补办法是“进口劳动力与人才”,引进亚非拉移民,来确保战略机遇期优势。而有些专家宣称中国面临“人口危机”、“人口雪崩”,在客观上迎合了他们移居中国的目的。

  象其它老龄化国家一样,我国步入老龄社会也会带来象劳动力减少、养老困难等问题。但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政策的不断完善,只要我们早做准备、做好准备、做足准备,矛盾是完全可以缓解的。如果我国的农业人口能降到总人口的10%以下,就会释放出大量劳力;很多行业只要稍作改革,就能挤出大量富裕人员,有些行业甚至纯属多余完全可以取消;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大量应用,可使许多部门大幅裁员。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卡普兰做了一项统计,美国注册在案的720个职业中,将有47%将被人工智能取代。在那些以低端技术、体力工作为主的国家,这个比例可能超过70%。另一方面,国家要多建、建好老年公寓、养老院等;要完善养老设施、完善养老服务,让所有的子女减轻养老负担,使每位老人幸福的安度晚年。从容面对老龄化社会,做好每一位老人的养老工作,是当代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在西方一些发达国家普遍认为,把养老推给个人、家庭,是政府的一种懒政行为。因此他们早就建立了各种不同种类、不同形式的老年公寓、养老院,并投入资金研发各种针对老年人的服务设备、器械、机器人等,并已建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服务体系,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现代社会,人的养老应由个人、家庭养老逐步过渡到由国家主导的养老,养老应成为国家的一种职责。我国在刚实施一胎化政策时就已明确提出:“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说明当初国家已制定了正确的未来养老政策,特别是“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国家及各地方政府都在这方面陆续做了许多工作,长期来耳闻目睹在农村有些地方对“五保户”的照顾令人感动。做好养老业既是靠财力,更是一种思维。总而言之,解决老龄化靠彻底放开生育,鼓励多生孩子,在我国不是明智之举。我们只有把功夫花在如何搞好科技创新提高生产效率上;把功夫花在如何使人安心、幸福的养老上才是正道。世界上许多老龄化国家采取鼓励生育、适当引入移民的措施,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本身人口数量较少。但即使引入移民也通过设置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等各种门槛,来保证国家的人口质量及不影响人民的生活水平。

  随着社会的变化,我国人口政策作适当的调整,是完全符合国家发展和人们生育愿望的。但这个调整应该具有较好的连续性,不应有太大的跳跃性。长期来我们实施一胎化政策,如果现在突然来个大反转彻底放开生育,甚至鼓励多生,那么对于以前想生二孩而只生了一孩的家庭、因超生而交纳了巨额“社会抚养费”的家庭,因超生而被迫流落他乡的家庭,尤其是那些“失独”家庭、被开除公职,降职降薪的家庭、因结扎手术而落下终身残疾的家庭、被扒掉房子牵走牛的家庭在感情上是难以接受的。如果仅用一句“此一时,彼一时”来回答付出如此沉重代价的家庭有点过于轻巧。

  在讨论人口政策时,我们既不要过分强调人消费的一面,也不要过分夸大人创造财富的一面,动辄以日本、新加坡等国人口密度大却有很高生活水平来说明人越多越好,对中国来说并不适合。现在媒体上有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发达程度除了受到制度、人种智力、勤劳程度外,最大的影响就是人口规模和人口密度。现代经济学证明一个国家的人口规模越大,人口密度越高,那么发展速度就会越快,这个国家越富裕”。于是根据这个结论,有人认为按国土面积计算,中国如果要达到目前日本的富裕程度,人口至少应该达到37亿。这个现代经济学的结论,实际上只有在工业化、科技发达之后以及各种资源能充分保证供应的条件下才能成立,而且还未考虑战争、自然灾害等因素,仅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结果。日本的资源匮乏,主要依赖国外,但它科技发达而且毕竟人口数量有限,在目前和平年代日子可以过得很好。但如果中国、印度、非洲的人口都达到37亿时,它们需要的资源也主要都去依赖国外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当全球的人们都想过上美国、日本现在的生活时,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资源哪里来?何况如果把海洋经济区面积算进去,再扣除我国沙漠和高原不宜居住的地区,中国的人口密度实际上已高于日本。人口密度太高,人口严重过剩,是会阻碍经济发展的。

  科学家曾根据多国人口数据分析后,得到一个有趣的结论:美国人均能源消耗量,相当于3个英国人,8个中国人,26个非洲人。如果按照美国人的生活标准,地球只能容纳10亿人;如果按照欧洲人的生活标准,地球可容纳30亿人;如果按照中国人的生活标准,可容纳60亿;按照非洲人生活,地球可装下130亿人。我们地球上的总人口二战以后增长很快,差不多每12年增长10亿。到2023年地球总人口将达到80亿,2050年98亿,2100年达到112亿,地球的人口形势是严峻的。尽管有些科学家经过计算,地球的最大承载量可达500亿,甚至1300亿,更为夸张的是1300万亿。但这种不着边际的数据都是建立在科技高度发达、全球盖满2000层的高楼、资源可从外太空获得,或者是人类可以与外星球自由来往等现在看来完全渺茫的假设之上的。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认为我国要解决“老龄化”问题,不应把重点放在鼓励生育上,而是应该放在加快科技创新和完善养老保障制度上。如果不顾人类将来的发展、不顾地球环境的改善、不顾子孙后代的生活,片面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是不合适的。对于近14亿人口的中国来说,在人口政策上我们应宁愿选择谨慎一点,保守一点。因此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人口政策应以“放开二胎,杜绝三胎”为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刘庆彬:神户制钢丑闻源于人口危机刘庆彬:神户制钢丑闻源于人口危机
日华媒:日本陷人口危机 被迫悄悄引日华媒:日本陷人口危机 被迫悄悄引
明末清初人口骤减顺治帝用了一条无明末清初人口骤减顺治帝用了一条无
全球“最缺孩子”国家:生1个奖励全球“最缺孩子”国家:生1个奖励
书摘清代马尔萨斯:洪亮吉精准预言书摘清代马尔萨斯:洪亮吉精准预言
经济危机降临欧洲!债券波动性为零经济危机降临欧洲!债券波动性为零
人口危机降临制造业节节败退日本企人口危机降临制造业节节败退日本企
认识中国人口危机严重性需要的只是认识中国人口危机严重性需要的只是
“计划生育”要全面取消?国家卫健“计划生育”要全面取消?国家卫健
泽平:拯救中国人口危机刻不容缓 应泽平:拯救中国人口危机刻不容缓 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