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刘庆彬:神户制钢丑闻源于人口危机?

  这几天神户制钢造假的新闻和相关分析报道铺天盖地,不仅在海外盖过了日本大选,在日本国内也不遑多让,有关新消息一出马上成为各大网站的头条。而神户制钢也很“争气”,不断给媒体“喂料”。最打眼的当属该企业领导的发言,从“主打产品的钢铁没有造假”到“核心钢铁制品也存在数据造假”,神钢几乎可以说已经全面沦陷。

  有关造假的原因,媒体多有分析。日本媒体或是不愿深入或是身在此山看不到问题症结,而日本国外的评论因为距离或人云亦云,所以缺乏深度。在中国国内,无论“反日”还是“哈日”的论调因为其一贯立场而焦点不准:反日的说日本从来不严谨,一直就是个造假的国家,而中国产品的性价比已经明显优于日本产品;另一派的说法是,神钢事件是日本泡沫经济的遗留问题,是日本制造业的通病。

  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神钢事件可以被看作是日本社会的“反腐”。日本有些企业“机能不全”,自我纠错机制不工作了,“腐败”情况因此愈演愈烈。这时只好依靠日本社会的纠错机制,或者说,日本社会的“反腐机制”还在运行。

  观察神户制钢的造假历史,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但惊人的巧合:神户制钢10年前开始造假,那时恰恰是日本来到了总人口的拐点。从2007年到现在,日本的总人口规模不断缩小,并且缩小速度还在持续增加,到2030年,预计日本平均每年将减少人口100万。人口萎缩10年以后,日本社会就陆续出现神钢事件这类的“溃败”。此外,日本劳动力人口的峰值是在1995年。所以,日本社会现在出的很多问题都可以一言以蔽之:“没人了!”

  高龄少子化是日本社会问题的元凶。它并没有直接导致日本整体劳动生产率的下降,但是日本现行的退休制度、再雇佣制度,以及相关社保制度使得年轻人入职难,而且工作岗位不稳定,日本各行各业因此呈现出人才严重的青黄不接。用日本人的话来说,就是“老害”横行。我想起2007年人口拐点出现后,日本高教界提出的一个对策是“以质取胜”。他们也许忘记了,质量、质量,没有“量”哪来的“质”。

  其次,如果细看日本企业造假的名单,还会发现,造假企业多是战前的“政商”。比如三菱、东芝,当然还有神户制钢。这些现代的“日本式组织”经历了“失去的20年”,现在直面人口减少的残酷现实,它们采取了和战时的日本军部等“日本式组织”很类似的精神胜利法。

  二战时的日本社会是疯狂的,当时的日本人口也是膨胀的,所以日本军部无视综合国力的差距悍然发动战争,其自信就源于精神胜利法。现在的情况看似不同,社会稳健安定,却正遭遇人口减少和经济停滞的双重打击,因此日本式组织似乎呈现出和当年类似的情形。战前和战时日本军部就号称要“精神制胜”而非依靠“物量主义”取胜。现在的日本式组织则号称“以质胜量”和固守“日式经营”“日式组织”,以及“日式研发”“日式标准”。这样的结果就是,日本社会越发展越可能成为一个封闭的生态圈。

  日本当年有过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等一系列“胜利”,由此带来的“自信”导致了日本后来吞下二战失利和无条件投降的苦果。战后日本经过反省,民间活力得到激发,诞生了经济的高速增长。然而,日本如今面对的现实却是,日本社会正陷入全面衰退。既然如此,它应该接受现实,体面地衰退,而不是像如今这样认为自己一直正确,那就会面临更多像神户制钢这样难看的溃败。

  最后说句题外话:安倍政权的历史修正主义代表了大部分日本保守派的意见,不知道我们是否会看到安倍的历史修正主义将给日本不仅带来各式组织的失败,更带来社会的失败。(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横滨国立大学副教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应对人口危机 俄未来三年投入5000亿卢应对人口危机 俄未来三年投入5000亿卢
中国的人口政策应以“放开二胎杜绝中国的人口政策应以“放开二胎杜绝
日华媒:日本陷人口危机 被迫悄悄引日华媒:日本陷人口危机 被迫悄悄引
明末清初人口骤减顺治帝用了一条无明末清初人口骤减顺治帝用了一条无
全球“最缺孩子”国家:生1个奖励全球“最缺孩子”国家:生1个奖励
书摘清代马尔萨斯:洪亮吉精准预言书摘清代马尔萨斯:洪亮吉精准预言
经济危机降临欧洲!债券波动性为零经济危机降临欧洲!债券波动性为零
人口危机降临制造业节节败退日本企人口危机降临制造业节节败退日本企
认识中国人口危机严重性需要的只是认识中国人口危机严重性需要的只是
“计划生育”要全面取消?国家卫健“计划生育”要全面取消?国家卫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