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7岁女儿太拖延 杭州妈妈用“玩手机看电视”来奖

  专家:这种做法久而久之可能导致孩子情绪失控、认知偏差、社会功能低下、

  “快点把饭吃完就奖励玩5分钟手机”、“胡乱发脾气扣10分钟看电视时间”……不少家长把玩手机、看电视等作为带孩子的奖惩手段。见过类似场景的人都知道,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但从长远来看,后患不容小觑。

  近日,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奖惩效果可能适得其反,更容易让孩子对电子产品着迷。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相关心理专家,发现临床上因为情绪失控、认知偏差、社交能力不行来看病的青少年,不少就是幼年时期太过迷恋电子产品。

  “其实跟同龄的孩子相比,我家宝贝已经算是省心的,小班刚送进幼儿园的时候没有哭闹,中班开始在外面上兴趣班她也始终兴致很高,可一个‘拖延症’便能抵消她所有的优点。明明两口就能吃完的小饼干,她要像老鼠一样慢慢啃;早上6点半就起床了,最后摸摸这个玩玩那个还是只能踩着8点半关门的点进幼儿园。类似的细节真是举不胜举,我在家跟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快点’、‘抓紧时间’、‘专心一点’,有时实在控制不了心里那团火只好冲她爆发。”胡莹说。

  她曾经试过好好跟孩子谈,也曾为此多次罚她面壁思过,但似乎都没什么帮助。直到后来她发现,女儿最在乎的就是每天晚上看电视的那点时间,于是她开始尝试把这个作为奖惩。先是解决吃饭慢,一顿饭给15分钟,每超过1分钟就扣1分钟看电视时间,反之,每节约1分钟也能加1分钟。接着是用来提高孩子学习的积极性,做100题算数练习,全对奖励10分钟,每错一题扣1分钟,结果一个月训练下来,孩子的做题速度提高不少,准确率也已基本上能达到全对。

  钱报记者在身边做了个小调查,在受访的20位幼儿园家长中,有18位表示曾以玩手机、看动画片等为奖励来让孩子做好一些事情,比如专心吃饭、在公共场所不要吵闹等,且有一半的人坦言经常会用这个办法,理由是真的非常管用。

  “我家的更糟,本来人就长得小,还不肯好好吃饭,开始好好吃饭才奖励玩手机,后来变成了边看动画片边吃饭,习惯越来越糟,着实令人发愁。”果妈的话也真实道出了一部分家长的心声。

  加拿大古尔弗大学的研究人员,调查了62名18个月至5岁幼儿看电视、玩电脑和手机等的情况。结果显示,孩子们周一至周五在屏幕前平均耗费将近1个半小时,周末每天超过2小时。多数父母时常把玩手机、电脑或看电视作为对孩子的奖惩手段,尤其喜欢周末作出奖惩,而这些孩子与没有经历这种奖惩措施的孩子相比,周末平均每天多花20分钟在屏幕前。

  对此,浙江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杭州市七医院)精神心理疾病早期干预科的王奕權副主任医师表示:“有一定道理。一方面,对于学龄前儿童而言,图像对他们最有吸引力,因此家长只要手机或是平板电脑给他们,他们就会变乖。殊不知,每一次的奖励都在刺激大脑中的犒赏中枢,让他们一步步沉浸在其中。另一方面,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因奖励用来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增加,就意味着其它活动的时间被挤占。于是,在综合作用之下,可能会促成孩子对电子产品的依赖。”

  事实上,胡莹坦言,在她觉得这个方法用得越来越顺手之时,冷静下来发现有两个新问题随之出现。一是孩子表现越来越好,奖励的时间越积越多,原先规定9点上床睡觉,常常因奖励得推迟十几二十分钟。二是孩子对这个奖励具有浓厚兴趣,做任何事情前都会先问问有没有时间奖励,要是有她就积极表现,没有则应付了事。

  而提出这类过分小要求是近期的,从长远来看,甚至对孩子全面的功能开发、智力发育等都有影响。

  因为幼儿期是情绪体验、语言表达等高级功能开发的重要阶段,如果让手机等电子产品占用很多的时间,就会影响孩子整体的发育,久而久之则可能情绪失控、认知偏差、社会功能低下,尤其是青春期时容易出现亲子“交流”变“交易”。王奕權医生说,在他接诊的青少年患者中这个问题很常见。

  最近就有一个高一的小姑娘,因为沉迷网聊,学习成绩急剧下降,老师觉得应该限制她网聊时间,她干脆就不去学校,觉得没有一个人“懂”她。最后家长跟她深聊,她提出不限制网聊时间才肯去学校。

  专家:这种做法久而久之可能导致孩子情绪失控、认知偏差、社会功能低下、

  “快点把饭吃完就奖励玩5分钟手机”、“胡乱发脾气扣10分钟看电视时间”……不少家长把玩手机、看电视等作为带孩子的奖惩手段。见过类似场景的人都知道,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但从长远来看,后患不容小觑。

  近日,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奖惩效果可能适得其反,更容易让孩子对电子产品着迷。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相关心理专家,发现临床上因为情绪失控、认知偏差、社交能力不行来看病的青少年,不少就是幼年时期太过迷恋电子产品。

  “其实跟同龄的孩子相比,我家宝贝已经算是省心的,小班刚送进幼儿园的时候没有哭闹,中班开始在外面上兴趣班她也始终兴致很高,可一个‘拖延症’便能抵消她所有的优点。明明两口就能吃完的小饼干,她要像老鼠一样慢慢啃;早上6点半就起床了,最后摸摸这个玩玩那个还是只能踩着8点半关门的点进幼儿园。类似的细节真是举不胜举,我在家跟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快点’、‘抓紧时间’、‘专心一点’,有时实在控制不了心里那团火只好冲她爆发。”胡莹说。

  她曾经试过好好跟孩子谈,也曾为此多次罚她面壁思过,但似乎都没什么帮助。直到后来她发现,女儿最在乎的就是每天晚上看电视的那点时间,于是她开始尝试把这个作为奖惩。先是解决吃饭慢,一顿饭给15分钟,每超过1分钟就扣1分钟看电视时间,反之,每节约1分钟也能加1分钟。接着是用来提高孩子学习的积极性,做100题算数练习,全对奖励10分钟,每错一题扣1分钟,结果一个月训练下来,孩子的做题速度提高不少,准确率也已基本上能达到全对。

  钱报记者在身边做了个小调查,在受访的20位幼儿园家长中,有18位表示曾以玩手机、看动画片等为奖励来让孩子做好一些事情,比如专心吃饭、在公共场所不要吵闹等,且有一半的人坦言经常会用这个办法,理由是真的非常管用。

  “我家的更糟,本来人就长得小,还不肯好好吃饭,开始好好吃饭才奖励玩手机,后来变成了边看动画片边吃饭,习惯越来越糟,着实令人发愁。”果妈的话也真实道出了一部分家长的心声。

  加拿大古尔弗大学的研究人员,调查了62名18个月至5岁幼儿看电视、玩电脑和手机等的情况。结果显示,孩子们周一至周五在屏幕前平均耗费将近1个半小时,周末每天超过2小时。多数父母时常把玩手机、电脑或看电视作为对孩子的奖惩手段,尤其喜欢周末作出奖惩,而这些孩子与没有经历这种奖惩措施的孩子相比,周末平均每天多花20分钟在屏幕前。

  对此,浙江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杭州市七医院)精神心理疾病早期干预科的王奕權副主任医师表示:“有一定道理。一方面,对于学龄前儿童而言,图像对他们最有吸引力,因此家长只要手机或是平板电脑给他们,他们就会变乖。殊不知,每一次的奖励都在刺激大脑中的犒赏中枢,让他们一步步沉浸在其中。另一方面,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因奖励用来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增加,就意味着其它活动的时间被挤占。于是,在综合作用之下,可能会促成孩子对电子产品的依赖。”

  事实上,胡莹坦言,在她觉得这个方法用得越来越顺手之时,冷静下来发现有两个新问题随之出现。一是孩子表现越来越好,奖励的时间越积越多,原先规定9点上床睡觉,常常因奖励得推迟十几二十分钟。二是孩子对这个奖励具有浓厚兴趣,做任何事情前都会先问问有没有时间奖励,要是有她就积极表现,没有则应付了事。

  而提出这类过分小要求是近期的,从长远来看,甚至对孩子全面的功能开发、智力发育等都有影响。

  因为幼儿期是情绪体验、语言表达等高级功能开发的重要阶段,如果让手机等电子产品占用很多的时间,就会影响孩子整体的发育,久而久之则可能情绪失控、认知偏差、社会功能低下,尤其是青春期时容易出现亲子“交流”变“交易”。王奕權医生说,在他接诊的青少年患者中这个问题很常见。

  最近就有一个高一的小姑娘,因为沉迷网聊,学习成绩急剧下降,老师觉得应该限制她网聊时间,她干脆就不去学校,觉得没有一个人“懂”她。最后家长跟她深聊,她提出不限制网聊时间才肯去学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九部门联合发文:招聘时不得询问女九部门联合发文:招聘时不得询问女
保障老年人权益 尺度多大是难题保障老年人权益 尺度多大是难题
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价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价
城乡融合背景下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城乡融合背景下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
中方希望国际社会做真正有利于国家中方希望国际社会做真正有利于国家
珍惜战友之间的相互信任珍惜战友之间的相互信任
“春之城 云之南 花之舞”三段改造“春之城 云之南 花之舞”三段改造
蕉岭购买社会服务帮教问题青少年蕉岭购买社会服务帮教问题青少年
辛识平:你的关注就是国家前进的方辛识平:你的关注就是国家前进的方
《信访与社会矛盾问题研究》期刊再《信访与社会矛盾问题研究》期刊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