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未富先老!中国首部老年健康蓝皮书信息量有点

  “人这一生,最后两年花费的医疗费用占一生的80%。”在原卫生部部长高强看来,健康地活着,是每位老年人对社会做出的最大贡献。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当今世界的普遍问题,但人们对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却知之甚少。1月26日,中国首部《老年健康蓝皮书:中国老年健康研究报告(2018)》(下称蓝皮书)在北京发布。蓝皮书提到,2018年《世界卫生报告》显示我国健康期望寿命首次超过美国。

  蓝皮书指出,2000年—2017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从1.26亿人增加到2.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从10.2%上升到17.3%。预计到2020年,全国老年人口总量会超过2.5亿人,占总人口比重接近20%。

  相比于日本的“边富边老”和新加披的“先富后老”,我国称得上“未富先老”,且是世界上较早出现“未富先老”的国家。

  数据显示,我国期望寿命在快速增长。从1949年前的34.7岁,且男性(34.8岁)略高于女性(34.63岁),到2016年的76.4岁,且男性(75.0岁)低于女性(77.9岁),期望寿命的增加,意味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还将进一步加重。

  除了期望寿命,蓝皮书对各国健康期望寿命也进行了对比。健康期望寿命指一个人在不受疾病、死亡和机能障碍的影响下,有望在健康状态下生活的年数,是反映人口生命长度和质量的重要指标。2016年中国居民的健康期望寿命为68.7岁,而日本为74.8岁。“我们比日本少了大约6岁。”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校长指出,这6岁的差距,也就意味着我国2.5亿的老人将少工作6年的时间,多支出6年的医疗费用。

  蓝皮书分析指出, 在各种健康问题中,造成中国老年人疾病负担的首要健康问题包括:脑卒中、恶性肿瘤、缺血性心脏病、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心理健康问题所导致的疾病(如抑郁、自杀和老年痴呆症)、高血压性心脏病、跌倒。而这其中的一些慢性疾病,是完全可以预防的。“管住嘴、迈开腿、安心睡。”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指出,有意识地克服毛病、加强运动,是防止慢性疾病发生的主要途径。

  随着中国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一个巨大的挑战被摆在面前:失能半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护问题。

  全国老龄办、民政部、财政部2016年10月共同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大致4063万人,占老年人口18.3%。那么,由谁来照顾这些失能老人?

  “据统计,95%以上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护,依赖于家庭成员;2%的照护由家政服务人员提供;能得到专业照护的失能老人还不到1%。”在刘远立看来,照护人群比例的悬殊或将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阻力,“因为照护老人,大量原本可以为经济增长创造财富的家庭成员,被滞留在家中。”

  而这种阻力也来自于我国家庭模式的转变:传统的大家庭模式逐渐被4-2-1家庭模式所替代。在计划生育政策及婚烟观念转变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我国平均家庭结构呈现持续小型化趋势,家庭平均规模从1982年的4.41人减少到2012年的3.02人。与之而来的影响是,能承担照护的家庭成员相对减少,家庭成员中代际养老成本和养老压力不断增加。

  蓝皮书指出,按照国际标准,失能老人与护理员的比例是3:1。我国有40多万名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按照国际标准,需要近1300万名养老护理员,但目前我国养老护理员的数量不足30万人。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是中国现代医学教育的摇篮,承担着培养医学人才的重任。在推动健康老龄化事业发展上,郑忠伟显得义不容辞。在发布会上,郑忠伟表示,未来,将把所有精力投入到老龄事业。

  梳理蓝皮书相关数据,健康界发现,中度和重度失能老人对心理咨询/聊天解闷的需求占比分别达到89.9%和89.4%。

  实际上,精神慰藉和生活照料、医疗护理,是老年人对养老服务的三大主要需求,三者有机结合、互成一体、贯穿始终,才能充分保证养老服务质量。“医”和“养”的结合乃至融合是树立以老年人需求为核心的服务理念的重要举措。

  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我国已有1000多家医院设立老年病科或转型为老年病医院,即“医中设养”模式;2800多家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即“养中设医”模式;11500多对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签约合作,即“医养合作”模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