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社会化养老的可能与不可能

  养儿防老已过时,新的养老模式还未成型。辛劳半生的父母刚刚退休,还没有尽享天伦之乐,往往就已经饱受各种老年病的折磨。80后独生子女的养老压力倍增。中国正急速老龄化,养老早不再只是与家庭有关,而是重要的社会问题,因为对未来生活的确定性决定着人对社会的信心。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65岁及以上人口为1.19亿,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为9.98亿。也就是说,现在是8.4个劳动年龄人口对应1个65岁及以上的老人。而到2035年,将是3个劳动年龄人口对应1个65岁及以上的老人,这和目前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水平相当。劳动年龄人口不会都参加劳动,实际上,到2035年中国就会面临两名纳税人供养一名养老金领取者的情况。[详细]

  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在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到2015年“十二五”末,养老床位要达到每千名老人30张。去年底全国达到390万张,每千名老人是20.6张。社区为老服务的覆盖率,城市要达到百分之百,农村要达到50%。[详细]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人口计生委党组成员杨玉学在“两会”上表示,“想通过增加生育来冲淡老龄化,那是饮鸩止渴。在一个时期内,出生人口多了好像延缓了老龄化,但是过了这个时期,老年人增多了,老龄化照旧。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详细]

  杨燕绥:养老金应该追求替代率,就是工作时候挣多少钱,退休的收入对工作时候的比例,比如工作挣100块钱,退休应该至少能有60块钱,这叫60的替代率,最好能达到80。但现在就要看看,交费了纳税了,政府发那养老金相当于缴费的替代率的多少呢?为什么企业职工不满意呢?因为替代率才百分之四十几,养老费用显然是不足。

  但是养老金实际上是老年人日常开支的现金流,它解决不了医疗、老年护理这些问题。先老龄化家有一句线年努力工作,我养房,退休以后20年房养我,这就是老龄化以后一个必然的结果。老龄社会就是政府管吃饭,改善得靠自己。[全文]

  邓聿文: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文化习惯来说,没有到养老院去的习惯,但是这里面谈到一个悖论,如果要养儿防老在家养老的话,在伦敦估计还可以,因为伦敦现在生两三个的还是很多的,生一个孩子很少的,但在中国城市里面肯定不行,一个人承担四个老人,怎么养儿防老,去养老院又不愿意,确实是一个悖论。

  杨燕绥:从去年开始,中国劳动人口就减少了374万了,以后每年都要减,所以这就说下一代人的劳动成本要上升,你去购买服务,价格要昂贵,你拿什么,养老金是你吃饭的钱,你不可能拿他去买服务,怎么办?所以老年人要学会终生自立了,你不能退休的时候把房产给了儿子,然后把自己所有的老年都交儿子了。[全文]

  杨燕绥:新加坡的一项政策非常好,年轻人夫妇买房,你只要买到父母旁边五里地,政府就给5%的成本按揭,孩子就把房子买到父母身边,随时就可以照顾,这些环境是通过公共政策我们可以创造的。

  要创造条件,让老年人能扎堆养老,实际上七八十岁老头老太太没有什么性别问题了,公园跳舞的人说得来住在一块儿嘛,互相照顾。瑞典一个养老院,残疾老人床位是由政府补贴的,坐着轮椅的人你要住在这里,可以找一个姐妹,跟你一块住进来,也享受床位补贴,但他就替这个坐轮椅的人推轮椅了,这时候就不需要一个护工,大家成本都降低了,为什么不可以呢,这个叫创造这种环境。[全文]

  大城市中打拼的80后年轻人,还远没有从成家立业的兴奋和疲劳中缓过气来,年迈的父母马上又成为他们生活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作为独生子女的80后没有兄弟姐妹可以分担养老压力,苦心经营多年的人生轨迹可能因养老压力而改变,已经老大不小却又要重新面对人生的重大选择。从老人的角度看,在少子化的社会里,老人的生活过得并不踏实。养老早已经不再只是个别家庭操心的事,而是重要的社会问题,因为对未来生活的确定性决定着人对社会的信心。[全文]

  钱从哪来只是养老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少子化社会里需要提供大量的养老服务,因为两个都在工作的独生子女很难将双方的父母照顾周全。可就算养老院建起来了,人们会放心将父母送去吗?在这个极端重视私德的社会里,父母子女之间的家庭关系是子女世界观确立的第一个基础,也是人们对他们社会评价的第一参考因素。因此将父母交给养老院,既会受制于自己的本心,又会受制于社会评价。另外,从现有服务业的一般水平出发,扪心自问,谁不担心自己的父母亲人会承受那可以想象的不体贴不礼貌,乃至非人的待遇。尽管社会化养老在不断健全中,但仍有漫长的路要走,家庭养老仍会是长期的主流。养老需要包含亲情和温情,养老不仅仅是养活。[全文]

  离开家庭因素的养老是令人担心。保卫家庭应该是当前社会应对养老压力切实有效的选择。保卫家庭首先需要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重新考量。我们可能仍然缺乏对自身生活方式的理解和尊重。养儿防老,多子多福,这些隐含传统价值观的老话,其实正是这块土地上漫长生活史的经验总结。它不仅对养老有效,而且是一种长期难以改变的生活方式,即使面对城镇化这样历史性的剧变。保卫家庭需要对家庭减负。高房价不止掏空了整个家庭,还限制了家庭的可能性,而高税负,高医疗费用却仍在挤压家庭负担养老能力的最后空间。应当用改革去庇护一个个脆弱的中产之家,它们是老人真正的庇护所,也是孩子们的希望所在。[全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中国网络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
黑龙江省老年人口5726万 “未富先老”黑龙江省老年人口5726万 “未富先老”
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 “未富先老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 “未富先老
浙江将进未富先老阶段 未来5年一成年浙江将进未富先老阶段 未来5年一成年
中国经历未富先老发改委官员:居家中国经历未富先老发改委官员:居家
美媒:2050年中国超过50岁人口占近半美媒:2050年中国超过50岁人口占近半
IMF称亚洲“未富先老”建议让非洲人IMF称亚洲“未富先老”建议让非洲人
当养老金收入抵不上支出未富先老时当养老金收入抵不上支出未富先老时
人民日报刊文:“未富先老”如何应人民日报刊文:“未富先老”如何应
2035年中国将有4亿老人“未富先老”形2035年中国将有4亿老人“未富先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