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palachiacoal.com

养老机构国标出炉 填补养老机构等级划分空白

  近年来,我国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养老服务需求快速增长,机构养老成为老年人社会化养老的重要方式。那么养老机构到底应该怎么选择?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批准发布了646项国家标准,涉及道路交通、养老服务等多领域。其中,新制定的《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对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提出102条要求,将养老机构由低到高分为五级,级数越高,表示综合能力越强。这一国家标准也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2.41亿人,比例为17.3%。这比2007年的1.53亿人增加了接近1亿人,平均每年增加接近1000万人。据民政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全国注册登记养老机构2.98万个,养老服务床位746.4万张,其中养老机构床位数392.8万张,社区养老床位数353.6万张。

  本次发布的《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明确了等级评定原则、方法和评定人员。养老机构自愿提出参与评定的申请后,由熟悉相关法律、政策、养老服务工作并经培训合格的人员进行评定。等级评定总分为1000分,包括环境120分、设施设备130分、运营管理150分、服务600分。国标将养老机构共分为五个等级,从低到高依次为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五级。级数越高,表示养老机构等级越高,养老机构的服务内容更加丰富、服务质量更加优质、人才队伍更加健全、管理制度更加规范、设施设备和环境更加完善。自颁发证书之日起计算,等级标志的有效期为三年,到期后养老机构应向评定机构申请复核。

  国标为养老机构申请等级评定设立了基准线,即申请等级评定的养老机构应满足的基本要求与条件,如养老机构的执业证明、工作人员的要求或资质、空间配置以及运营管理与服务等方面。同时,通过规定各等级养老机构应满足的入住率、服务提供、人员配比与资质以及硬件设施的要求,为养老机构等级评定申请划定了差异性门槛。

  例如,一级机构要满足机构入住率不低于30%的条件,而二级、三级、四级、五级入住率要求则相对更高,分别是不低于35%、40%、45%、50%。

  此外,《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对一级、二级养老机构没有做出对于失能、失智居室比例的相关要求。但对于三级养老机构做出了设卫生间的老年人居室占能力完好、轻度失能、中度失能老年人居室总数的比例不低于50%,其中能力完好、轻度失能、中度失能老年人应符合MZ/T039的有关要求。四级、五级对该条的比例要求也更高,分别是不低于60%与不低于80%。在此基础上,四级、五级养老机构还应满足每间中度失能老年人居室的床位数不多于4张,每间重度失能老年人居室的床位数不多于6张。

  首厚大家连锁养老社区运营负责人张孟春表示,此次新国标的发布,有助于减少养老服务的信息不对称现象,方便人们选择满意的养老机构,有利于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同时,通过客观公正透明的评价,引导养老机构提供优质服务和行业整体向上发展。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医养结合基金常务副主任徐培良认为,此次新发布的《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国家标准,对于我国养老事业是一个大好事。“不同级别的养老机构,对于消费者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满足了不同消费的差异化需求。”

  万谦养老运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尤利军告诉记者,新国标为养老机构在养老环境、设施设备、运营管理、养老服务四个方面设置了详细的规范,能有效帮助养老机构进行符合国家标准的机构建设工作,减少了民营养老机构运营管理风险。“等级划分与评定机制为民营养老机构指明了发展路径,规避了发展上的弯路,给出了明确的养老服务发展方向。”

  和君健康养老事业部首席研究员、高级咨询师杨围围认为本次新国标相比之前的规定有一个巨大的进步。“本次新国标由之前强调硬件,转为更强调软件。在满分1000分中,服务占比高达600分。”这一转变也可以从2018年全国养老服务总床位数量增长放缓看到。截至2018年底,全国养老服务床位达746.4万张,相对于2017年的744.8万张,增长不到2万张。回顾2013年到2018年养老床位增长数据,可以看出,养老服务总床位数量的增长率逐渐放缓,由2014年的17%逐渐降为2018年的0.21%。国家对养老服务的关注点已经从“量”转向“质”。

  对于新阳光养老康复护理院院长樊晶来说,最新出台的养老机构国标,令她十分兴奋。在她看来,新国标的实行,可以提高民营机构的积极性,“能和公办养老机构站在同一起跑线”。

  随着国家放开养老市场准入,并且给予机构评级和补贴,未来养老机构的利好消息或许还将继续。

  接下来,杨围围更加期待信托入局。鉴于养老机构前期资金投入量大、投资回报周期长的资本属性,资金的获取至关重要。因此是否可以考虑引入信托进行运营?此外,对于民营养老机构来说,土地成本是其最大负担,“如果能有物业方面的优惠,势必也能够减轻其负担”。

  尤利军从事养老事业已有近20年的时间,见证了近20年间我国养老行业一步步向上。他坦言,目前的养老行业无论从服务理念还是业态布局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但不可忽视的是,目前全国养老行业内的发展参差不齐,农村和城市的养老服务内容、服务品质之间就存在很大的差异,一些区域基层的养老院、敬老院的硬件设施、人员配比等方面还有欠缺、还有困难。尤利军希望未来能够加大投入力量,帮助这些养老院、敬老院能够符合国标中的基本规范标准,使高品质养老服务能够覆盖更多的养老人群。

  站在服务老人的第一线,樊晶的需求更加具体。“民营养老机构待遇一般,员工流动性大,对日常运营管理带来困难,导致服务质量不稳定。”因此她希望下一步国家能够考虑给机构员工薪酬补贴和技能培训,让员工没有后顾之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